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际市场

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等到昙花再开

2018-04-08 21:20:42

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等到昙花再开

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等到昙花再开!  题记:世间最残酷的事是等待。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等到昙花再开……

1、

清明来临,蒙蒙春雨宛若雾霭,弥漫江城,笼罩着县城,笼罩着全部公墓。

路边,开满各色小花,雾里看花显得迷离扑朔。

我在花店买了一束新鲜的菊花来拜祭三年前过世的老爸,鲜花放在他老人家的遗像前,着着那双慈祥的双眼,爸爸去世前的话语依稀响在耳边:“叶子,7年了,他不会再要你,你要找个人将自己嫁掉啊!”一阵风吹过,爸爸的话传遍全部公墓。

三年又过去了,我在等待中孤寂地生活了十年,可是,我的等待没有归期……

我无法忍住伤悲,禁不住低声地喊出了声:“爸爸,我想你呀,你在那边可好?”

阴风凄凉,悲声哀哀。

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低声饮泣:“梦梦,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呀,晶晶还这么小怎么办?”

还有一个小女孩子的哭喊:“妈妈?d?d,妈妈?d?d,我要妈妈!……”

我默默地祈求着爸爸能将他带到我的眼前,几乎失望的等待快让我枯竭,我无法再承受这种没有边缘的等待,刻骨的伤痛。

当天空的云层渐渐变得浓重,狂风霎见到他的手,想不到他却可以捉住这次感受成诗,我从内心深处生出一丝甜蜜的感激与崇拜。

以后见到他,我的脸会莫明其妙地通红,心跳加速,呼吸困难。

肖竹有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,真是想不到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如此长的眼睫毛。

肖竹的名字响遍整个局系统是一次联欢晚会,那已是他来单位第四个月了。“元旦”之夜,肖竹的一首《想》感动了所有在场的职工,他忘情地歌唱着:关上一盏盏夜里的灯光/害怕面对屋里的空荡/你的美你的笑你的泪光/挑起我心里的慌……

这首歌几乎如黎明的原音再现,大家开始为他疯狂,因而,他不停地唱,唱了1首又一首,我坐在一角,眼睛始终没有眨一下地看着他,他边舞边唱,十足的歌星派头,与平日的沉默寡言相比,仿佛2个不同的人。

在以后的交往中,总是我主动找他说话。

我们之间有了一些心动的东西,但是,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爱情。他是一个在感情上单纯得没有初恋的男孩,在我面前从不正眼看我的眼睛

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等到昙花再开

。他通常每天都会出车,早上在办公室报到以后,要到晚上十点才可以回到宿舍。

我与他住在隔壁,每天下班之后,我会脱去白天的假装,头发散乱地披着,着一件简单的便衣,手里不停地织着一件毛衣,那是我学着织的第一件衣服,打算送给肖竹,我想给他一个惊喜。

我开着录音机,以一种非常简单而快乐的心情反复听着《想》,空气里是一种纯静得透明的东西,我在想他,在等待着他的安全归来。

当听到门外汽车的鸣叫后,我马上欢快地迎出来,大声地喊:“肖竹,你回来了?”“嗯。”他的回答永远只是这一个字,但是,我喜欢他甜蜜的笑容,我拿出一瓶开水,“快去洗了早点歇着吧!”

每晚,我守候着他回来才能安睡;每夜,我都要为他准备一瓶热水为他洗去一天的疲惫。

3、

金色的秋季,我们慢慢靠近,毛衣早已经织成,离他的生日还有一天,我打算在他生日的这一天向他表明自己的心迹。

这天晚上,他八点就回了宿舍,他约我去那边坐坐,我抬头望天,城市的夜空是浅灰色的,路灯就像未隐的星星,雾气萦绕,让人眼光迷离。

我第一次走进一个男人的房间,就被他房间的整洁,光亮,温馨所折服,房间迷漫着一种特别的田野气息,窗台上摆放着一株鲜红的月季,离肖竹近一些,我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,那是天然的男子汉气味,原来男人也可以是一款香水,爱好旷谷红色花瓣的男人,一定散发平淡却持久的芳香,和他相爱,决不会乏味。

他突然拉灭了粉红色的日光灯,然后,我看见蛋糕上插着的6根鲜红的烛炬在闪烁,我将毛衣轻轻地放在他的手心,“祝你生日快乐!愿这件毛衣伴你平安地度过一生!”他接过毛衣,眼睛第一次那末出神地看着我,他脱掉身上的衣服,换上了我织的毛衣。

我为他唱起了生日祝福歌,以后,他闭上那双毛茸茸的眼睛许愿。

看着那双眼睛,我有一种冲动,真想亲身吻一下这迷人的眼睫毛。他好象看透了我的心思,牢牢地拥抱了我,我沉醉在他的怀里久久不愿意分开。

在柔和的音乐和低沉的鼻息声中,明明已是深秋,我却感觉到满世界光明,春天就地开放。

这样的在他柔柔的动作之下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,反而还有阵阵快感流遍全身,我幸福地闭上了眼睛。

很久,很久,我甜蜜的心醉被天外飞来的1句话语击得粉碎,“原来你不是处女?!”

在明亮的电灯光下,他的脸色一瞬间改变,然后是死一般的沉默,气氛变得凝滞。他的眼睛睁得好大,充着血,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温柔与文静。

我望着干净的白色床单上,除我们刚才狂乱过的痕迹以外,没有留下几滴鲜红,那是处女的鲜血,但,我却没有溅下一丝丝。

回到宿舍,我拿出自己的短裤反复查看,发现了几点血迹,而且,我用纸巾擦拭过后也留下了丝丝的红色印记,我很自信,自己从来没有与任何男人接触过,怎么会不是处女呢?但是,我实在是想不明白,出于一种少女的自尊,我没有解释,一任这类误解延续。

由于他的敬业,更由于局长赏识肖竹的才华,开春以后,年轻的他被调到下级单位任一把手。

他离开的对我说那句话:“嫁给我!”就这样等待了2年,青春的潮水随着这类忽冷忽热的感觉而慢慢地走向枯竭。

他说,如果你是处女我一定会娶你,但你不是,我也很痛苦。

在相当长的采访。

一次偶然的相遇,结束了我与肖竹长达三年的恋爱关系。

那天在街上遇到了肖竹,看着他身旁站着一位鲜明的女孩,她有着那么年轻的皮肤,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是透明的白纱,伴着若有若无的红色花边,一眼望去,心动得一塌糊涂。

女孩子将手插进他的口袋,丰盈地笑,像一幅美丽的水墨画。

画上,天空很蓝,阳光明媚,1朵美丽的月季花含苞欲放,1只多情的蜜蜂停留在上面,亲吻着,这样的爱情,可以超越整个世界……

一个月后传来肖竹结婚的消息,当他挽着可爱的新娘子旅行结婚度蜜月的为肖竹而活跃地狂跳!他告诉我,他的妻子是被子宫癌夺去生命的,已走了半年。我看着墓碑上她的头像,想像着她与肖竹的幸福婚姻,嫉妒得流血,同投入进肖竹瘦弱的怀抱。

十年的等待终于到了头,我决定嫁了,化装时,我望着镜子发呆良久,发现自己苍白得透明,衰老得可怕,十年前那个亮丽的女孩子消失在哪里?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了,无声地,失望地哭,看得见的血管一跳一跳,像濒临出壳的茧。

寒夜独徘徊,我久久的等待,年年柳色,年年落叶,春风秋雨,我久久地等待,等待这类命运的安排。落叶的日子纷纷扬扬,秋意渐渐弥漫我的脸,原来的风景已成颓废的墙。我恍如看见那束新娘花束在空中划开一道长长的弧线,但,一点也不优美,那是一束谢了的昙花。

以上就是关于“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等到昙花再开”的内容,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看的愉快,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分享本站,让更多的人看到本站的“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等到昙花再开”内容,谢谢!

不锈钢手推车
5吨洒水车价格
鲁丽苹果
旺旺佳木斯麻将代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