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

患癌母亲无力抚养儿子屡次寻找前夫未果图

2018-06-11 15:16:42

8月19日,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的周亚猛已在天津肿瘤医院住了两个半月,化疗了4次,头发掉得一根不剩。她说从没想过自己会得这个病,可确诊后却比任何人都要平静,因为在她心里,有比治病“更重要的事”。“我也许没几个月活头了,可我大儿子才13岁,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,我必须得在撒手之前把他安顿好。”那头,周亚猛说出了自己的心愿。

一家人两个重症患者

周亚猛是沧州吴桥人,1996年与井陉人张永林结婚,5年后生下了儿子阳阳(化名)。在阳阳不到8个月时,周亚猛与丈夫离了婚,带着阳阳来到天津。

后来,周亚猛重组了家庭,又生下一儿一女,一边经营自己的小事业,一边照顾家庭,日子忙碌倒也充实。“虽然阳阳不是我现任丈夫亲生的,但是一家人相处不错。”

然而这个五口之家的幸福时钟却在今年6月6日骤然停摆,一直没把身体不适放在心上的周亚猛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。

就在一家人还没彻底接受这个坏消息时,厄运又一次不期而至。“我和现任丈夫生的小儿子又被确诊为白血病,他才5周半。”周亚猛母子先后住进了天津肿瘤医院的同一栋住院楼。

13岁大儿子谁来抚养

一个家庭中两个重症患者的现状,让周亚猛现任丈夫力不从心,双方的家庭也被牵扯进来,帮着照顾病患、照看生意。作为母亲的周亚猛忍着化疗后的不适,只要精神稍微好点,就从病床上爬起来照顾同样在受着化疗折磨的小儿子。“他还太小了,抵抗力也差,稍不注意就容易感染。”

周亚猛从医生那里得知,她的病情已转移至淋巴。意识到未来的日子可能真得掐着指头算着过时,周亚猛顾不得自怨自艾,而是冷静下来,开始为这个家庭做出可能是最后的打算。“病痛不可怕,死也不可怕,只是太多牵挂,我得尽快安顿好!”

周亚猛把原本自己经营的家电店面交给弟弟和弟媳照看,女儿也托付给了他们。“我和我丈夫得照顾小儿子,家人从老家来照顾我。”周亚猛说,现在家里只有13岁的阳阳无人顾及,“孩子一直跟在我身边,现在我没法照顾他,还时不时得让他来医院陪着。”

不得已之下,周亚猛想起了自己的前夫、阳阳的生父张永林。“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一定不会麻烦任何人。只是事到如今,孩子不能没人管,没人教啊!”

屡次寻找前夫未果

提起前夫,周亚猛坦言,两人在阳阳出世之前,并没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。“只是孩子一出生,生活压力大了”,迫于现实,两人选择了平静地协议离婚。之后虽然各自开始了新生活,可张永林与阳阳的父子之情并没因此中断,前几年还频繁地来探望儿子,周亚猛也没对阳阳隐瞒过他的身世。好几次,阳阳还回到父亲身边,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。

直到去年10月,前夫突然失去了联系,一直使用的号也办理了停机。患病后,周亚猛也亲自回过石家庄好几次,到井陉寻找,但前夫的父母兄弟也都不知道他的去向,到他落户的派出所查询,“从记录里查到,他并没有在落户地居住,曾经住过旅馆,也住过吧。”周亚猛苦寻无果,只得先行返回天津继续治疗。“其实他(张永林)家人都对我挺好,他们看我现在这样,也想帮我,但是实在力不从心。”周亚猛说,张永林有好几个兄弟,母亲也已76岁高龄,家庭条件不佳。而张永林自从离家后,始终没和家人联系。

求助媒体为儿寻归宿

“一个多月前,她来我们这儿寻求帮助,当时看到她就觉得挺揪心的。”井陉县矿区城区中心派出所的张警官说,周亚猛当时找到派出所时,戴着口罩,面色苍白,了解了前因后果,民警也尽力提供帮助,但至今张永林依旧下落不明。“说到底,这也是自家的事儿,总得自己想办法解决。”周亚猛感慨,除了天津的家人,河北的亲友没人知道她得了这个病,前夫也不知道她现在面临的困难。“我当然希望阳阳父亲能担负起。但是如果因为各方面的压力或者其他原因

患癌母亲无力抚养儿子屡次寻找前夫未果图

,他实在不能或者不适合抚养,我也不能强求,只能求助广大好心人帮忙想想办法,让我的孩子能幸福快乐地长大。”

周亚猛说,她并不想博取同情,更不是想得到大家的捐助。她只是希望通过媒体帮忙找到阳阳的生父,就阳阳日后的生活问题好好谈一谈。“我怕自己哪天突然走了,阳阳还没安顿好,到了九泉之下都没法瞑目。”

周亚猛希望好心人提供更多线索,或帮助阳阳找到他的生父,或者帮自己想想办法安置孩子。周亚猛的联系方式:,,或拨打本报告诉我们。(燕赵都市报 李珂)

悬臂梁冲击试验机主要适用范围及功能
如何去除车灯内的雾气?
电子拉力机的选购建议
冷热冲击试验机的除霜功能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